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正文

喜欢被两个人上 穿金色胸罩的人

2020-09-16 15:13:04 情感小说

悠扬的钢琴乐声戛然停止,代之的是小声的争吵。

五岁的凌承凯因为钢琴声的停止而转醒,他一个人走在漆黑的廊道,寻找着光源。

终于他来到平常他不敢进去的书房,房门虚掩着,他小心地不发出声音,站在门外从门缝往里头看。

他看见妈妈陈丽云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一脸哀戚,而爸爸凌国威则面对着窗户,不看妈妈。

小小年纪却早熟得超过一般的五岁小孩的他隐约感到事态不对。

“要离婚可以,但必须留下承凯。”凌国威语声冷峻的说。

“不,我不能留下承凯,他是我的儿子。”陈丽云望着离婚协议书上列的条件——

永远不能见承凯,她心痛的别过脸。

“他也是我儿子。”凌国威冷笑。“怎么,舍不得承凯吗?那就别离婚啊!”

他眼中藏着爱意望着她,曾几何时,他们之间只剩下恨,而无一丝爱意?而她惟一在乎就只有承凯和那个男人;那个引她出轨的男人。

“你以为我可以再忍受你那近乎变态的折磨吗?我不要留下承凯跟你,你一定会将他折磨得不成人形。”陈丽云嘶吼道。她不能将承凯留在这个偏执的恶魔身边,曾经,她以为白己可以改变他,事实上,她错得离谱。

她给自己带来的只有灾难和痛苦,还有承凯……承凯是她心头的一块肉啊!她绝不能将他留在这个恶魔身边。

穿金色胸罩的人
喜欢被两个人上

“小声一点,你想吵醒承凯吗?吵醒佣人们吗?”凌国威压低声音喝道。

“你还会在乎吗?”陈丽云低笑。

他在乎的向来只有自己,他想过她和承凯的感受吗?在他眼中,她和承凯不过是一项工具。

“哼!废话少说,要签就签,不签就给我回去睡觉!”凌国威不耐烦的下令。

陈丽云和凌国威对视良久,终于,她忍泪吞下满心的苦涩和不舍……

承凯望着母亲颤抖着手拿起离婚协议书,心痛难抑的低唤着他的名,他几乎要回应母亲的呼唤,然后,他看着她签了名。

他霎时有种他再也见不到母亲的感觉。

“哈!原来曲文平的魅力还是比较大,你连儿子也不要就是要跟他!”凌国威一见她签字,讥讽的大笑。

“你别得意太早,我会把承凯接走的,我不会让他毁在你手里的。”陈丽云流着泪,信誓旦旦的立誓。为了她肚里的另一个生命,她不能再留在这儿,承凯,原谅妈妈。她下意识的抚着腹部,在心底跟她另一个心头肉道别。

凌国威大笑,“你要得走再说,陈小姐,我必须请你离开凌家了。”

陈丽云吞下欲出口的咒骂,提起行李转身离去。

承凯连忙躲到暗处,目送母亲走出他的生命。

凌国威在陈丽云走后,才允许自己露出脆弱的一面,他眼角瞄到儿子,挥挥手要他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