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正文

污到湿透的文章 总裁吃醋扶着腰

2020-09-16 14:49:21 情感小说

柴仲威停好车,忿忿的甩上车门,嘴里兀自嘟囔着:「真的是见鬼了,我这是走什么狗屎运,前几天才被大哥训了一顿,今天第一次巡视工地,居然就能搞出这么一团混乱……」

轮椅的大轮子压在地板上的声音,衬托着医院里人来人往走路、交谈的声浪,这一切声响在孙习融的耳中听来,都只是遥远而模糊的噪音,彷佛隔着一堵巨墙,只不断嗡嗡嗡的吵着,却听不真切。

苍白的小脸上犹存着泪痕,美丽的大眼睛圆圆的睁着,水漾的瞳仁满布着红血丝,但那直勾勾盯着前方的眼神,却似凝聚不到焦点般,显得空洞而茫然。

她的手紧紧的握着椅子的把手,显示出强力控制着的忍耐。是的,忍耐心中波涛汹涌的悲切和愤怒,还有想尖叫、想大力揍人的强烈冲动。

王妈在身后推着轮椅,护士在一旁帮忙,她们都被孙习融刚刚在诊间的表现深深的撼动着。

按理说,一个健康活泼、正值花样年华的女孩子,乍然听到由医生口中宣判的噩耗,不信、怀疑、伤心流泪、愤怒诅咒,都是正常的反应,甚至声嘶力竭的哀求医生帮忙,或怒火滔天的使性子、发脾气、甩东西,她们也都见怪不怪,习惯了。

但孙习融的反应却大不相同。看得出来她很震惊、很伤心,但她并未痛哭失声,她只是默默的流泪,泪水以惊人的速度从她大睁的圆眸里成串成串的滚落下来,像决了堤的湖水般,安静无声的滑淌而下,沾湿了整片脸颊,在小巧的下巴汇成一股洪流,浸湿胸前一大块衣襟。

污到湿透的文章
总裁吃醋扶着腰

医生解释着动脑部手术拿掉血块的危险性。毕竟不是很大的血瘀,不致造成生命的危险,除了生活、行动上有所不便,自然复原的机率相当高,也较开刀安全。暂时性失明的例子很多,大多数人也都在日后自然恢复视力,只是时间的长短因人而异--

孙习融虽然处在震惊及伤痛的情绪下,却仍是仔细的留意着医生的说明,不吵、不闹、不发脾气,是难得一见在此时仍能好好合作的好病人。除了她紧握着把手而青筋浮现的手腕,以及紧抿着的唇形,可以看出她正极力压抑着自己、控制自己的情绪外,她简直配合得有些「不正常」了。

王妈慈蔼的脸上有着沉重的担忧之色。她从未见过哪个年轻的女孩子像孙小姐这般懂事、这般坚强的,加上听说她没有亲人,好象是个孤儿,这更让她心中升起了强烈的不舍。

「孙小姐,妳心里难受,就大声的哭出来、嚷出来吧!这里没有别人,这样憋着,对身体不好哇!」一待护士小姐离开,王妈就忍不住坐到病床边,拉着她的右手,柔声的劝着。

做这行二十几年了,她哪种病人没见过。一向只求病人不吵不闹好伺候,她们也好过得多,从没像这回一般,反而劝人家大声哭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