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正文

硕大被花蕊包住 不要摸了老师快进去

2020-05-21 09:58:16 情感小说

长廊狭窄而漆黑,透着令人窒息的闷热,三人在其中摸索了好长时间才终于见到一缕光亮。

“两位公子,就是那里,你们推门进去就行了!”

小酒保指着正前方五米远处一扇破旧的大铁门,神色轻松了几分,这一路上都没遇到变态,那人应该是在里面吧?

“啊!唔……”

他刚想扭头回去,身子就被一股大力抵到了墙上,嘴唇被手掌捂住,求救的声音支支吾吾地发不出来。

墨小白听到他的尖叫,收住前进的脚步,倏地侧身看向墙壁,只见刚才从酒吧里走出来的那个猛男正背对着他,把瘦弱的小酒保抵在墙上,音色低沉黯哑:“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话音一落,手掌就从他的嘴唇上移开,小酒保刚刚张嘴大喘了一口气,嘴巴就又被两片温热的东西堵住了,一条滑溜溜的舌头伸进他嘴里不停地搅动。

酒保瞪大了眼睛,眼前这个男人,看似英俊威猛,实则狰狞得令他恐惧。

没错,他是胆小瘦弱,所以,就任人欺凌吗?

小酒保不停地挣扎着,可他的身后是墙壁,身前是比墙壁还要硬实的肉墙,进退无法,只能惊恐地睁大眼睛,将视线移向墨遥的身上求救,直觉告诉他,只要这个男人愿意,他就有本事救走他。

小酒保的眼眶里泛着点点泪光,目不转睛地盯着墨遥,乞求他能发发慈悲,让他抓住这最后一颗救命稻草。

不要摸了老师快进去
不要摸了老师快进去

可是,墨遥却只是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无动于衷。

感受到鼻腔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身下抵着自己的坚挺越来越炙热,小酒保绝望地闭上了双眼,不知不觉,整张脸颊都已经被冰冷的泪水浸湿,猛男的动作顿了一瞬,随即变本加厉地撕开他的领口。

‘砰!’

耳边传来的不是衣料被撕裂的声音,不是拍桌子的声音,更不是大力推门的声音,而是……

小酒保觉得自己的身子一轻,暮然睁开泪眼,只见刚才那个欺压他的猛男此刻正四仰八叉地摔倒在地上,胸膛被墨遥踩在脚下无法动弹。

他还是出手了?

小酒保愣了一瞬,随后飞快地跑到墨遥身边,不自觉地把他和墨小白两人隔开。

墨小白的心头有点不爽,虽然不得不承认,刚才老大出手的那一瞬间酷毙了,而且,就算老大不动手,他本来也想把那个人拉开揍一顿来着,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霸王硬上弓那一套?

可是,老大竟然动手了?

墨小白心里说不出的别扭,老大什么时候这么爱管闲事了?况且在他看来,这个瘦弱的小酒保和那个猛男还挺登对的。

“FUCK!”

猛男在地上不停地挣扎:“我和他之间的事,你算哪根葱?”

伴随着他的一次次挣扎,墨遥的脚力一点点加重,肋骨断裂的声音在寂静的长廊里清脆地响起,一声一声,也不知是断了几根之后,猛男终于学乖,不再挣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