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正文

乳尖送进手里 宝贝抬高点 别流出来h

2021-02-23 16:01:13 散文随笔

佚汤一直等在外头,见北冥夜抱着名可出来,还没来得及问,便被他脸上密布的汗迹吓了一跳。

难道说……这么短的时间内,这两个人已经完事了?先生不至于这么不济吧?

“看什么?”北冥夜瞥了他一眼,那一眼,分明藏了无尽的怒火:“给她拿东西,马上走!”

沙哑的声音……哪是一个满足了的男人该发出来的?分明是欲求不满。

佚汤什么都不敢再想了,赶紧回到包厢里为名可把手提包拿上,便跟上他的步伐匆匆忙忙下了停车库。

直到上了车,名可依然晕晕沉沉的,靠在北冥夜的怀里,只是迷迷糊糊间听到这个男人异常急促的心跳,那心跳的声音有几分莫名的磁性,让她听了之后,醉意又多了几分。

她忍不住把小脸贴过去,想要更进一步听他的心跳,可是,他那件衬衫实在是太碍眼,挡在她耳边,让她听得不够惬意。

她晃了晃脑袋,居然伸手落在他的领口上,一颗一颗把他的纽扣解开。

北冥夜不知道用什么话语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车子已经开上了环市路,这个地方不前不后的,要下去还得要走很长的一截路。

佚汤又在车上,她居然在车上挑逗起他来了!这丫头喝了酒之后,居然这么带攻击性,而他……该死了!这时候,对她毫无抵抗力。

身上又不自觉溢出一层热汗,她的小手还在他胸膛上探索着,甚至把一张凉凉的脸贴到他胸前,小嘴离他胸口就那么一点点,连半个指尖都不到的距离,这丫头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别流出来h
宝贝抬高点

“真好听。”名可忽然低低笑了声,一转头,薄唇便不自觉在他胸膛上滑过,那软软的触感……

北冥夜真的要疯了,他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坐怀不乱,只是抱着她,连碰都不敢碰一下,简直就不是他的风格。

可是,佚汤还在车上,车子在环市公路上开得这么快,这时候,难道要把佚汤一脚踹出去吗?

他沉着脸,不断在收紧落在她腰上的长臂,可除了这样,什么都不敢做,也做不来。

名可的脸还在他胸膛上挨了过来,脸蛋细腻,触感美好得一塌糊涂,还有她那双小手,沿着他胸膛的肌肉纹理,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不经意,竟往下头不断滑去……

“女人,不要这么嚣张!”他终于忍不住将她的小手扣了起来,用力握在掌心,盯着她如同受惊的眼眸,他哑声道:“再这样,别怪我不客气。”

名可眨巴着眼眸,抬头看着他,面对他这么铁青的脸色,如此凌厉的目光,居然不像过去那样惊慌失措,反倒一点都不害怕,还在怔愣了片刻之后冲他笑了笑:“你的身体好美,我好喜欢。”

北冥夜一颗心抖地一沉,身上莫名又出了一层更热的细汗,他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和这个女人抱在一起,只能看不能碰,天底下最要命的事,莫过于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