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正文

母亲穿裙子方便进去 强攻的短文

2021-01-28 12:50:59 散文随笔

“你们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要爱情不要命了是吧?我不管你什么身份,既然来了我的医院,你就给我配合治疗,要闹等我离任了再过来,到时候你是死是活,我看都不会看一眼。”

殷靳南闹得动静在病房门口聚集了一堆护士医生围观,可是碍于殷靳南的身份,谁也不敢来说什么,刚刚的那个医生也还在气头上根本不想管这档子破事。

这正好被下了手术的院长撞见,二话不说将殷靳南训斥了一顿,简单地检查了一下他手上的伤势,脸色越发的难看,“现在线都裂开了要重新缝了,你们开心了?”

他刚读完博士回来,接任了这家医院的院长,他不想在他就任期间发生任何意外,特别还是病人不自重引起的意外。

这么久以来,从来就没人敢对他大小声,可是现在进了这家医院接二连三地被人训斥,殷靳南的脸色也是难看地发青,虽然没有说话任由院长训斥,但是心里却是盘算着怎么让他吃个苦头,以解他的心头之恨。

“我还以为院长会是个大腹便便的大叔呢!他看起来真帅。”唐语薇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暗中打量着这个出奇年轻的院长,不住啧啧称奇,在气场各方面一点也不输于殷靳南,外貌也是无可挑剔的。

“比我帅?”

尽管唐语薇已经尽量小声了,但还是一字不差地统统落入了殷靳南的耳里,对于那个所谓的院长更为不满了几分。

强攻的短文
强攻的短文

“对啊……这怎么可能?你的帅谁能比得上!”唐语薇刚点完头,就感受到了一抹阴冷的目光向她射来,打了个寒颤,瞬间反应过来某人的醋坛子又翻了,连忙献媚地讨好。

“把他转到我下面,从今天起至他出院,他都归我管。”院长面不改色,就像是没有注意到殷靳南的目光一样,从护士手中接过工具,细细的打量了一下殷靳南手上的伤口,头也不抬地吩咐,“请家属先出去下。”

院长的话将早就看傻了的两人召回了魂,浑浑噩噩地跟着护士离开了病房。

“你就不怕我让你下岗么?”

殷靳南只觉得有气没处发,打出去的拳像是打在了软软的棉花上,无论他说什么眼前的男人仍旧是面无表情地帮他处理伤口,仿佛除了这件事没有别的可以影响到他。

“如果你还想要这只胳膊,我劝你忍忍你那些无聊的欲望,别回头胳膊废了赖到我们医院。”全然无视了殷靳南的威胁,院长不紧不慢地缝着伤口。

“无聊的欲望?我看是你单身太久了吧!”殷靳南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要不是手臂被麻醉了,早就一拳上去了,这年头敢跟他叫板还活着的,估计也就只有他了。

院长一句话也没回,只是沉默着处理完了殷靳南手上的伤口,又简单地跟唐语薇交代了几句要注意的,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