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正文

被老头灌浆了 感谢我最爱你的人

2020-10-17 11:29:25 散文随笔

“俊,这份合约重点是在说货运运输的估价,投标者可以在任何合法的地区或海运联盟里免税使用海上交通工具,另外还可从该国家中获得公共事务险。至于有关其他保险金,及各船运港口的海上交货价等方面金额的条件和规定,都详细陈述在第三节的资料表里,如果你想进一步了解的话可以参考看看。”俦诗予拿着一份英文合约,在精细阅读之后,把大致内容翻译给方俊狼听,帮他节省不少时间。

俦诗予在方氏义务工作的这段期间,方俊狼因为对她的工作表现十分信赖,而暂时把她当成自己的私人秘书。

“我待会儿再看。”方俊狼正在处理业务,忙得不可开交。

“唉……诗予姐,你真厉害,英文方面的资料我就没辙了。”殷柔欣在一旁羡慕着,对于俦诗予花不到十分钟就能完整翻译出一份合约的能力简直望尘莫及、甘拜下风。“我已经有失去合约的预感了。”

“别这么说嘛,鹿死谁手还不确定呢!”

“说的也是。”殷柔欣不在意的耸耸肩,自从和男朋友分手后,就某种方面而言,合约对她来说已不是必得的。

女扮男装np书院

“累死我了。”方俊狼忽然大喊一声,身体靠向椅背,满脸疲惫。

“你也会累啊?”俦诗予笑说:“我出去帮你冲杯咖啡提神好了。”

“诗予姐,这种小事我去就好,你继续工作吧!”殷柔欣整天待在总裁室里闷得慌,好不容易找到差事可以光明正大出去透透气,于是自告奋勇。

被老头灌浆了
被老头灌浆了

“好,那就麻烦你了。”

“不会。”殷柔欣微笑,正开门要出去,却撞上疾步而来的崔涓。

“哎哟,这公司怎么都喜欢撞人呀?上次也是……”崔涓喃喃自语着,紧张的检查自己一身高贵服饰有无受损。

“是你冒冒失失,居然还恶人先告状?”殷柔欣冲着个理字直接顶回去。

“我是崔涓耶!我有错吗?”她一副神气活现样,彷佛崔涓二字是免死金牌。

“崔涓?”殷柔欣定睛一瞧,才发现不满的对象居然是自己最欣赏的偶像!“崔涓又怎样?”她不在乎的回应。

殷柔欣立刻领悟,原来外表亮丽又有气质的崔涓私底下竟是如此鄙俗不堪。

“对不起,崔小姐,现在是上班时间,请你不要来打扰。”俦诗予口气温和的出面调停,乘机叫殷柔欣出去泡咖啡。

俦诗予不出面便罢,她这一出来可彻底吸引住崔涓的目光,让崔涓心里冒出一把无明火,立刻把对殷柔欣的不悦转移到俦诗予身上。

“你就是那个叫‘Shit’的丑八怪呀?待在这里干嘛?”崔涓趾高气扬的直视俦诗予,眼中强烈表达出对俦诗予的不满。

这阵子四处都可听到有关Che的发烧话题,大多数人对她的评价极高,并且开始攻击崔涓,使崔涓名气大幅下降,这对崔涓来说自是不能容忍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