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正文

娇喘从哪里听 你下面泉水流的好多

2020-10-17 07:10:27 散文随笔

周末。

雪罂衣着白色v领娃娃衣,浅色牛仔裤,长发编辫盘起,刘海编织,用小巧精致的白蔷薇发夹往左夹住,露出光洁的额头,清爽。OK,出门。

昨晚10点左右,她收到一条陌生信息。

“明早9点,蔷薇小镇,不见不散。”

谁?电话号码好眼熟,是谁的号码?想半天也想不出来,无奈之下,回条信息。

“请问你是......”还没等她放下手机,信息就回了,秒回,这速度,够快。

“小笨蛋,竟敢不存我的号码,不乖。”后面还加了个敲打的表情。

是他!冷邪冥!想想也对,除了他,谁会叫自己笨蛋?又有谁会半夜三更发这么乏味的信息,骚扰她睡觉?手机往床上一放,没过一会儿,信息的铃声响起。

“晚安,小笨蛋,明天见。”

轻晲一眼,倒头就睡。

......

蔷薇小镇马路旁,冷邪冥头带黑色棒球帽,坐在一辆黑白交叉的炫酷自行车上,摆出帅气的pose。

雪罂恍惚,太阳从西边出来呢?河水倒流呢?母猪上树呢?实在不能怪她太惊讶,这家伙平时不都开着那辆光彩照人,璀璨夺目的银色敞篷车,今天怎么改骑辆自行车?不怕有失他的形象?换口味了吗?大少爷的喜好果然变化多端,够独特,或许他只是一时兴起,哪位有钱人不爱名牌轿车?一概与她无关,不应该是她关心的事。

娇喘从哪里听
娇喘从哪里听

“你终于来了。”

“嗯,我来了。”

“上车。”邪媚地看着她,挑眉,冷邪冥露出痞痞的笑。

雪罂的神情充满疑虑,“你确定要我上车?”

“当然。”冷邪冥十分肯定地答道。

上帝呀,他骑车带她在街上绕来绕去的,太夺目了,她不要引人注目。

“我不坐。”撇过头去,雪罂不看他。这模样像个赌气的孩子。

冷邪冥纳闷,“为什么不坐?”听说男生骑自行车载女生,很浪漫,他想试试,所以今天特地花钱租来了这辆自行车。

当然是不想坐啦,还能因为什么原因?雪罂抿抿嘴。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你要给我个合理的答复,为什么不上车?”

“我很重,你带不动。”

“理由不妥当,换个理由。”理由太扯淡,她重?逗他呢,他眼没瞎。

眸底划过一抹黠笑,风轻云淡地淡淡道:“......要我上车也行,答应我一个要求。”

“好。”没有片刻思考犹豫,冷邪冥爽快回答。

风温和地吹动冷邪冥的衣角,槐花从枝桠上轻轻落下,车轮碾过的地上的落叶,沙沙作响。感受风拂过脸庞的凉爽......不错,车技比想象中要好的多,她原以为他的车技异常烂。

......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凝视人群拥挤的游乐园,冷邪冥蹙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