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正文

爹的轻一点儿小说 快啊好棒老伯

2020-09-16 15:43:25 散文随笔

S大。

从报道那天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

许西荣的适应能力一向很强,很快就适应了大学的生活,倒是言巧,天天苦着一张脸抱怨这抱怨那的,比如宿舍六个人一到晚上就好吵啊,食堂的饭菜好难吃啊之类云云……

他总会在她开始叨的时候一句话就把她给噎回去:“所以你为什么要来S大?”

言巧总会气愤又娇羞的回答他:“那还不是因为你,许西荣,你最近脾气怎么这么大?”

许西荣一怔,自从开学以后他确实感觉自己的脾气不如从前好,浮躁的很。

他报的专业是土木工程,而言巧报的专业是旅游管理,S大占地面积不小,他们只有大课时偶尔会撞到一起,两人的课室又相差甚远,许西荣在一号楼,言巧在八号楼,来回一趟足足要走二十多分钟,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言巧每天都要走上这二十多分钟的路程乘以三乘以四的倍数那么久。

言巧如此不辞辛劳是因为:许西荣,在新生的女生圈里好像非常之受欢迎!

旅游管理系女多男少,那些女生经常会互相讨论学校里谁谁谁是帅哥,谁谁谁没有女朋友。而言巧警觉地发现许西荣的名字被提起的次数越来越多起来了。

比如某A女生:“我前天去食堂吃饭的会后遇到土木系的许西荣了,他好帅呀,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啊……”再比如某B女生:“劲爆耶!我刚刚从宿舍走过来,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土木系的许西荣被一个女生拉在操场旁边的亭子里告白诶,那女的长得好丑啊,真不要脸……”

爹的轻一点儿小说
爹的轻一点儿小说

言巧看着她们讨论的热火朝天娇笑连连的,就恨不得冲上去撕烂她们的嘴。

开玩笑,许西荣可是她的,她虎视眈眈了十几年还没机会,怎么可能轮的上别人?

话虽这么说,但是她怕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这种事会发生的几率也不是完全没有。

所以她默默的低头掏手机照旧的给许西荣发了一条:“待会儿呆在教室,我来找你。”

许西荣没有回复,她也不在意,一下课就收拾好东西就往一号楼冲。

***

天气仍旧有些热燥。

许西荣一直呆在课室里,头顶风扇的扇叶不停的转着,发出撕开空气的呼呼声。

他趴在自己的桌上,看着窗外,神情有些乏。

太阳不大,他有些愣神的望着空中的缓慢移动的云朵,那些云朵纯白蓬松,大朵小朵的聚集在一起,接着又散开。

心头窜起一个名字:简艾白。

她的名字里,似乎也是有个白字。

许西荣撑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空白的纸,拿笔在纸上寥寥几挥,简艾白三个字就出现在纸上,他的字迹是规范的正楷,衬着那三个字透出一种典雅舒适的味道。

他努力回想着那天的场景,苗条的黑色身影带着一股索然的冷意,摇摇头,不对,她的名字不应该是这个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