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正文

嗯啊插好棒np 公交车上抢行进入下面黄文

2020-09-16 11:11:00 散文随笔

舒心知道霍宴倾说的他是指萧睿泽,急忙摇头,“没有,我和他连吻都没接过。”

霍宴倾紧绷的神色瞬间缓解,“嗯。”过了两秒又抓着那个问题问:“这些都是谁教你的?”

舒心尴尬得小脸通红,轻轻拍了一下霍宴倾环在她腰间的手,“我去将烟蒂扔了。”

“你先回答我。”

“烟要烧到我的手了。”

霍宴倾知道舒心骗他的,但还是放开了她。

舒心转身逃也似的进了客厅,家里没有烟灰缸,舒心转身进了卫浴间,打开水龙头先将烟浇灭,然后丢在垃圾篓里。

之后又洗了一下脸,脸上的热度稍稍褪下去一些,舒心转身准备出去,发现霍宴倾站在卫浴间门口,吓了一跳,“你走路怎么没声音?”

“你开了水龙头自然听不见我的脚步声。”霍宴倾嘴角氲着淡淡的笑意。

“哦。”舒心其实就是紧张,怕霍宴倾继续问刚才那个问题,所以随口岔开话题。

“我要走了,过来和你打个招呼。”

舒心条件反射的回答,“哦。”过了两秒,“宋离刚才打电话过来说有急事先走了,你……要不要在这里过夜?”

后面几个字舒心说得特别小声。

“好。”霍宴倾倒是回答得很爽快。

舒心将鬓边的碎发拢在粉粉的耳根后,“那你在这里等一下,上次你在这里睡穿过的睡衣我给你洗干净了,我去拿给你。”说完疾步出了卫浴间。

公交车上抢行进入下面黄文
公交车上抢行进入下面黄文

黄文章肉肉的

舒心来到自己的卧室,打开衣柜,她的衣服没有深蓝色的,那套折叠整齐的男士睡衣便特别显眼。

舒心将衣服送给霍宴倾后,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打算让霍宴倾睡她的房间,她睡童翘的房间,所以想看看哪里需要整理。

她没有洁癖,但也是个爱干净的姑娘,平时她上班,家里没人,倒是没什么需要整理的。

舒心在床边坐了一会儿,想着怕霍宴倾晚上想喝水,便起身去厨房倒了一杯白开水过来,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拿起空调遥控器看一下温度,24度室温,刚刚好。

舒心从衣柜里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刚关上衣柜,霍宴倾就洗好澡进来了。

舒心走到霍宴倾面前,将毛巾放进他手里,“擦头,需要吹风机吗?”

“不用。”霍宴倾抬手用干毛巾擦头。

“那你等头发干了再睡,床头柜上我给你到了一杯水,口渴的话可以喝,空调调的室温,别忘了盖被子。”舒心说着视线环视了一圈,发现没什么需要交代的了,“我去睡了,有事可以喊我,我就在隔壁,能听得见。”

霍宴倾擦头发的动作顿住,“你不和我一起睡?”

语气很是随意,仿佛他们经常一起睡。

舒心小脸微红,没说话,此时她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沙发上的时候两人已经到了那个地步,现在她说不好意思显得有些矫情。

但是他每次只要接个吻,身体都能有反应,两个人真的睡在一起,怎么可能一点事都不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