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正文

黄文用力啊快点哈 男男小说污污片段

2020-09-03 17:11:52 散文随笔

昨晚,黎莫凡整夜翻来覆去,几难入眠,他知道婕妤肯定在隔壁房间里生气或哭泣,但也只能强忍着想过去安慰她的冲动。他知道,只要他稍稍心软一点,哪怕只有一点,她就会抓住机会耍赖。

他告诉自己,这决定是为了她好。

一早起床后,他就去敲她的房门,没人应,以为她还在睡,又敲了两声。

“起床了,秋婕妤!不要赖床,说好今天送你回去的。”他在门外喊道。

过了两分钟,里面仍毫无动静。

“不要耍赖,快起床!我要开门了喔──”莫凡把门推开,却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

他走进一看,行李已经不见了,显然婕妤在他起床之前就已经离开,桌上还留着一张字迹潦草的纸条。“我自己有脚,不用你送!再见!”

他看着字条,有点哭笑不得,她就是这样孩子气,难道忘了当初上山时,两脚走到起水泡的痛了吗?

视线一转,莫凡看到她留在床前的那双木屐……

他手里拿着纸条,望着窗外,顿时,屋内忽然变得好安静。

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安静,也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寂静。

fmxfmxfmxfmxfmxfmxfmx

匡啷、匡啷、匡啷~~

寂静的山间小路,传出行李箱在上石地上拖行的声音。

“哼!走就走,谁喜欢待在那个鬼地方?我自己有脚不会走啊,还要你送?哼──”婕妤气冲冲地走到公车站牌。

黄文用力啊快点哈
男男小说污污片段

昨天晚上根本睡不着,五点多,天才刚刚亮,她便动身出发。离家出走可是她的拿手绝活,花下到十分钟就收拾好行李──只是她也没想到,这么快又要提着行李箱回去。

婕妤踏上客运公车,车上一样没有冷气,只有电台播放着略嫌吵杂的音乐。

她选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坐下,打开车窗,让清凉的晨风从脸旁徐徐地吹。

从这里到镇上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她决定要利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好好列出黎莫凡的罪状,这样才能让她离开得乾脆一点,彻底抹去所有对他的想念。

第一、他真的很不温柔,人家喜欢他这么久,他却完全无动于衷,还百般想把她推开。

第二、他真的很没眼光,像她这样高贵如女王,美丽如名模的女人,居然一点都不懂得珍惜?

第三、他真的很不善良,居然私底下和她老爸串通,还偷偷帮她买好回台北的车票?

他真的很坏,人家为了他,抛弃冷气机和高跟鞋,来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他居然还嫌她碍手碍脚?她碍着他哪里了?只不过是洗澡时要他烧烧热水,睡觉时帮她搧搧风嘛,偶尔不小心受点伤撒娇装哭,也只是眷恋他的一点关爱……这样有很过分吗?

车内的广播声充满断断续绩的杂音,山区里收讯不好,隐约听见女歌手唱着:“爱你好像……半暝啊坐火车……睡了一下惊醒一下……看窗外到了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