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正文

邬岑希最后和谁在一起 总裁开会喊着钢笔

2020-07-21 10:30:32 散文随笔

幸福又绝望地吃完饭,出餐馆天已经黑了,夜色降临。时已入秋凉意四起,我穿得很少,不禁打了个哆嗦,两手交叉抱在胸前。表哥和子涵说说笑笑,我在旁边看着心酸酸的。

哼,这个随便的女人,第二次见面就自来熟了,真轻浮!

过巷子时,我走在了后面,拖着高跟鞋一瘸一拐,前面两货丝毫没有注意到我的死活。表哥,你难道就因为人家长得好看就忘了我这个表妹吗?唉,这个看脸的世界。

也罢,我长得丑,还不温柔,能提什么要求呢!

磕磕绊绊走到学校的商业街,子涵因为寝室今天没有纯净水就进超市买水,我和表哥在门口等着,两个人都没说话。现在我情绪很低落,脑海里一遍一遍回放着我被落在后面的情景,两人在前面说笑好不和谐。

想得美美的二人世界,不是我和表哥,而是他和别人。

而我,一个人走在后面。

“好冷啊”,我搓了搓手。腿暴露在凉风里,那感觉真酸爽。

“小陆,你冷吗?”表哥终于注意到我了。

你这不是在说废话吗?看我都搓手了。但我临时改口说:“是啊,穿得有点少,现在入秋了。”声音淡淡的。

“小陆,披上我的外套先回去,她还没有出来,可不要把我的妹子冻坏了哟。”

“啊,可是??????”

外套已经搭在肩上,带着表哥的温度和气息,暖暖香香的。

总裁开会喊着钢笔
总裁开会喊着钢笔

“先回去吧,下次记得还我衣服哦。”

表哥挥挥手,看来我已经没必要再呆在这里了,不过先回去也很好啊。“那我先走了。”说完我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要小心哦。”声音从后面传来。

路上我一直在纠结,自己到底该不该收下他的外套。不收吧,天的确有点冷,最重要的是我现在很享受表哥香香暖暖的衣服,毕竟这是我挚爱表哥的衣服啊。

话又说回来,一个大老爷们的衣服带有香味,这真是家门不幸。可是收呢,我又觉得很憋屈,一件衣服就把我打发啦,一路上都丢开我和美女同行,现在还让我一个人回家。对,他撇下了我!他就不担心我被劫财劫色吗?虽说我是个女汉子,可我并不想被喜欢的人也当做女汉子对待啊,我终究是个女生需要关爱和照顾的!

我越想越生气加快了步子,竟忘自己是踩着小高跟,终于一个踉跄摔倒了,一下子歪坐在地上。我唯一想到的是,此刻四下无人夜晚清静,还好自己不算出丑。

我撑着地挣扎起来继续走,左脚踝狠狠地疼。心里有个声音在说:张小陆,你不要哭,要坚强,还记得在建川博物馆见到的“猪坚强”吗,你要比它顽强才行啊!所以我是绝对不会哭的。

回到寝室,室友们都围上来,笑嘻嘻地问战况如何。我报之洒脱一笑,“走,哥今天请你们喝酒去。”我换下高跟鞋和裙子,穿上自己的衣服。室友们见这形势都以为我今天约会特别开心,一个个忙慌了收拾自己。“还有三分钟出发哦,酒吧12点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