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正文

在受后面塞东西的小说 黄黄的小说长篇

2020-07-20 14:08:20 散文随笔

他想要她,想一辈子和她在一起,想拥有与她更多、更多的回忆……

他也可以什么都不管,当恩情是个屁,只顾自己幸福快乐……不,他做不到。他能有今天,能遇见傅冠雅,能获得那一段日子的开心,是苏无敌给的,否则,他早不知在几岁时,就死于非命了吧。

他不会后悔这决定,他只是……

难过。

签下自己姓名的那一刻,他才真正明白——他比自己所以为的,还要更爱她。

失去她,是一种极度的痛。

是一种……鼻腔泛起酸涩的痛。

所以,他无法亲自面对她,无法开口向她坦言任何一个字。

所以,他害怕她会拨打手机,质问离婚原因。

他害怕,一听见她的声音,自己会提出过分的要求——求她等他、求她不要爱上别人,甚至,求她,在婚姻关系之外,继续和他一起……

太自私了,她不应该被那样对待。

而苏无敌,也不应该被摆在等死的期待中。

他希望苏无敌活得更长久、更健康,自然无法要傅冠雅等待。

等待着不知何年、何月、何日,才宣告结束的岁月。

“圻炎……”苏幼容来到他身边,他没有抬头,因为她递到他手上的东西,比她的叫唤,更引起他注意。

同样的东西,他手上刚捏烂了一份。

离婚协议书。

“这是我和你的,我已经签名了,日期还没填,给你。”

在受后面塞东西的小说
黄黄的小说长篇

婚尚未结,却签好离婚协议,而且,一天之内,两份。

他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第一份,让他想哭;第二份,则是无奈苦笑。

田圻炎缓缓望向她,她露出坚强笑容,眸光温柔。

“谢谢你,成全我的任性,更谢谢你,和我一样深爱着爷爷。”纤手搭在他手背上,分享彼此的温暖。

那种温暖,是家人。

她知道,只能是家人……

“这出戏一落幕,我们马上离婚,希望到时还来得及……”苏幼容真心诚意,可是戏的落幕,也代表着……她将失去这世界上最疼爱她的人。

她不愿多说,眼眶微微湿润。

只在心里默默补充:还来得及,让你挽回傅冠雅。

“爷爷他醒了,我们一起去看他吧……”

第11章(1)

一场盛大、豪华的婚礼,占据新闻版面,整整一天。

政商云集,名人齐贺,更助长媒体追逐欲望。

被包下的五星级饭店外,各色玫瑰布置成大片花墙,排列成美丽图形。

红毯上,撒有金色纸花,灯光照耀下,闪闪发亮,宛若星河。

红毯铺延得好长,穿过一楼宴客厅,继续往二楼欧式台阶铺去,上方楼层招待更重要、身分特殊的贵宾,楼梯口,两名男傧守着,仔细核对身分,闲杂人等,无法轻易上去。

媒体在饭店外守候了一下午,当礼车抵达,闪光灯疯狂闪烁,长达几分钟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