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正文

学生摸老师出水 嗯嗯嗯嗯啊快到了

2020-06-29 11:33:00 散文随笔

蓓蓓睁开眼睛时,发现Money睡在她的枕头旁边,不但四脚朝天,还打呼。

「Money、Money!」蓓蓓推推它。

Money翻身起来,伸懒腰的同时还咧着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

蓓蓓拉开房门让Money到厕所尿尿,自己则懒洋洋的到厨房查看它的饲料和水是否充足。

最近Money几乎都是晨光在照料,蓓蓓往往一睡醒就匆忙的上妆、换衣服,几乎每天都与不同的传播公司或电视台谈演出的事,她的精神因此变得有些亢奋。虽然目前的接触都是口头上的承诺,但对她来说,这已经是进入这一行最辉煌的时刻了。

晨光似乎就像一个默默支持她的朋友,无异议的打扫环境,且填满冰箱里的饮料与速食,供她夜归或晏起时享用。

蓓蓓在屋里晃了一圈,没看见晨光,想必他是出外写生去了,她才打算开冰箱找东西吃,却有人按了电铃。她只好先去开门。

「嗨!」孟芹带着大大的褐色太阳眼镜,脸色显得有点苍白。

蓓蓓愣了愣,也跟她「嗨」了一声,Money热情的对孟芹示好,两只前爪不小心刮破孟芹的丝袜。

只听见孟芹低低的叫了一声,她拿皮包挡在自己一双修长的腿前,尴尬的说:

「我好怕狗。」

蓓蓓一把抱起Money。「不好意思,把你的丝袜弄破了。」她敲了Money的脑袋一下,又问孟芹:「你是来找我哥的吗?」

嗯嗯嗯嗯啊快到了
学生摸老师出水

孟芹停了两秒才说:「晨光在吗?」

蓓蓓有些疑惑,心想这女人到底怎么搞的?跟晨光在一起时,又偷偷要招惹她哥哥,现在跟晨光分了手,一大早又来找他……

蓓蓓淡淡的说:「我早上起来就没看到他。」

「那我在客厅等他。」孟芹说。

「可是我马上要出去了,我怕Money会一直缠着你。」蓓蓓的语气摆明了不欢迎她留下来等。

孟芹大方的走到晨光桌前写了一张纸条。「晨光回来,麻烦你告诉他,我有事找他。」

「喔,你留纸条了嘛!」蓓蓓瞥了孟芹的留言,只见上面只有姓名和来访的时间。

孟芹走后,蓓蓓迳自回房换衣服,出门时才发现Money把孟芹留言的纸片咬得粉碎;蓓蓓将那些散落在地上的纸片捡回晨光的桌上,她曾想过是否要替孟芹再留话一次,但正好凯文打电话上来说他人在楼下,蓓蓓于是作罢,匆匆下楼去了。

凯文喜欢见到蓓蓓时,先无言的凝视她几秒,然而蓓蓓却为了刚才的事有点心虚,因此眼神飘忽闪烁,连心也是浮动的。

「我听到一个关于你的消息。」凯文似笑非笑的说。

「好消息还是坏消息?」蓓蓓问。

「有内幕消息说,电视台打算提名你角逐最佳新人奖。」凯文将车往阳明山上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