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正文

农民工玩校花作品 公爹啊嗯嗯好大

2020-06-29 08:56:32 散文随笔

他只是没想到裴兰真的这么倒霉。

好在这个可以完全从法律角度解决。

王老五当然知道他们这种高利贷,真要计较上法庭,是违反法律的。

他一脚又将沙发踹开:“你他妈今天不还钱是吧?!不还钱,那行,今天可不能让哥几个白来一趟,来来兄弟几个,看看家里有啥可以抵押的,带走带走!走之前把家里通通给我砸一遍。”

裴兰慌了,尖叫道:“不行!快住手!”

裴聿光拉住她:“让他们砸。”

事后再报警。

思及,他垂下眼睑,遮掩了眼中的冷光。

这时柏瑾忽然道:“不准砸。”

家务都是裴聿光在做,他们把家里砸得乱七八糟,岂不是又要叫裴聿光收拾?

她正要从裴聿光背后走出来,裴聿光警惕地一把将她按进怀里,大手轻轻拍着她的脑袋,低声道:“别说话。”

柏瑾被迫埋在他的怀里,揪住他的衣襟:“不行,不能让他们砸!”

裴聿光搂紧了怀里的女孩儿。

随便吧。他心道,东西砸了还能有,人砸了就真没了。

王老五怒声:“你他妈再给我说一遍?!”

他忍这两个学生很久了!

王老五扬手将花瓶从桌上掀下去,砰的一声,砸碎在地板上。

“你们他妈再说一句,连你们一起打!”

裴聿光目光倏地一冷:“你敢动他们,我也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农民工玩校花作品
公爹啊嗯嗯好大

王老五说着果真走了过来,裴聿光飞快将柏瑾往身后推:“进房间!”

柏瑾下意识抬头,裴聿光正看着他,王老五在他身后,却举着一个不知道哪儿搞来的啤酒瓶!

柏瑾蓦地勃然大怒:“人呢!”

裴聿光微微一怔,还来不及问,就见门口霍然窜进来几个身材健硕的高大男人,来人身手矫健,三两下就到了柏瑾跟前,将王老五按在地上,手段干净利落。

裴聿光皱起眉头,正要嘱咐柏瑾,柏瑾就一边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拉住裴聿光道:“把他们押到警察局去,收高利贷还这么嚣张,把律师找来,吃了多少都给我吐出来。”

裴聿光惊诧地垂眸看向她。

柏瑾连忙抱紧他的腰,撒娇道:“哎呀,真是吓死我了,你抱抱我呀。”随后他又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轻轻道,“是保镖啦,你不要生气哦。”

裴聿光及时搂住她的腰,低头替她整理了下乱七八糟的帽子,疑惑地问:“保镖……随时都跟在你身边吗?”

柏瑾眼神一飘,“恩”了一声。

裴聿光怔了怔,倏地,面颊通红。

那岂不是之前……每一次都被保镖全程围观?!

柏瑾眨了下眼,惊讶地看着他:“你什么时候查过?”

裴聿光无声叹了口气:“之前听说有个借贷公司的时候……就查了下。”

如果可以他也希望不要派上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