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正文

看到湿的细节黄文 人龙养成记小黄文

2020-06-12 12:48:45 散文随笔

宿醉的段靳燕是被锲而不舍的门铃吵醒的,她的头疼得要炸开,早上起来谢安然给她冲了杯蜂蜜水,就吩咐她好好休息,于是段靳燕姑娘果断请假赋闲在家养她这疼得心和疼得头。

“死安然,出门不带钥匙!”

段靳燕扒了扒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踢着拖拉板去开门,门一拉开,话还没出口,便哐当把门给合上了。她眼花了么?门口站着的是个帅哥吧?是个帅哥吧!

门铃又重新响了起来。

段靳燕抹了抹脸,顺了顺头发,再次拉开门,对着脑袋上缠着绷带的帅哥笑道,“请问你找哪位?”

“我找谢安然。”

帅哥斯文有理。

啊!这帅哥来找安然的啊!没想到这女人走桃花运了嘛!

段靳燕把人让进屋,“你先坐,安然这个点应该正在下班回家的路上。”

我知道。

莫梓杰看着宿醉的丫头,一看就是完全不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喝的烂醉如泥,要是谢安然在家,肯定死都不会给他开门,就算他把门按倒也没用。所以,一定是在她没下班之前先下手为强。

“不好意思,你先坐啊!我去收拾一下……冰箱里有喝的,你自便啊!别客气。”

莫梓杰点头,回以友好微笑。

等段靳燕进了卫生间,他就打量起这房子来,两室一厅的房间,是两人合租的,打扫得蛮干净,阳台上养着蓬勃的绿色植物,在夕阳的余晖里显得很是可爱,客厅的一角放了地毯和小小的桌子还有靠垫,桌子上放着一台银色的笔记本。客厅的桌子上是一套简单的茶具和果盘,没有多余的东西。

看到湿的细节黄文
看到湿的细节黄文

卧室……

莫梓杰挣扎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要随便参观案发现场比较好,可是那门敞着,他又有点忍不住好奇心,于是,站到门口张望了一下。

大呼惊异。

谢安然的卧室里,除了床,被子叠放得很整齐,还有床头柜,上面放着简单的化妆品,不多,而且瓶瓶罐罐摆放得很整齐,就是个衣柜,完全不像女孩子居住的房间,他甚至看不到任何毛茸茸的东西,女生一般不都喜欢公仔的么,居然一直都没有!这令莫梓杰想起骆偲凡的卧室来了,还真是如出一辙。

果然,卧室和卧室的主人一样冷清。

谢安然从早上眼皮就一直跳,直觉会有不好的事发生,所以整天她都很小心,一直挨到下班坐车到家门口,才稍稍安下心来,想想燕子在家里补眠,应该没什么问题。于是,就绕到菜场去买菜。此时的谢安然心情爽朗地挑选着新鲜的蔬菜,并不知道家里正坐着一只天大的麻烦在等她。

段靳燕盯着莫梓杰看了半天,依稀有点眼熟,又记不真切,感觉很奇怪。

“奇怪,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莫梓杰但笑不语,何止见过,昨儿个你还整个趴我身上呢,不过这话莫梓杰可不打算说,他现在是伤患,是来索要正常赔偿的伤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