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美文>正文

怎样才能让女人心甘情愿的被喽 揉捏舔粉红

2020-09-15 17:27:24 情感美文

他可以照样过日子。

“你太骄气了。”

“我骄气?”

“有人看中了跟你一样的东西有什么打紧,居然马上就不要了。”

在贝氏建设集团主办的慈善拍卖晚宴中,唐雅人看中了一个前卫派画家褚向阳的作品。过去他不曾听过这画家,但那幅笔调童趣有如孩子涂鸦的画作,不知为何触动了他。

当他举牌下标时,竟有另一人加入竞标,化脸色一沉,便不再喊标。

坐在他身旁,代表邢氏海运出席的邢海音见状,忍不住要调侃他几句。

邢、唐两家是世交,从小青梅竹马,又是同一所高中、同一所大学的学长学妹关系,因此邢海音对唐雅人说话显得直率许多。

“那就叫做骄气吗?”唐雅人深思,“我只是不想为任何事物费心思而已。”

邢海音笑着调侃他:“这种脾性,若不是被骄宠惯了的人,恐怕还长养不出来呢!”

唐雅人微微一哂,故意看了看左右。

“今天怎不见你的展护卫?”

邢海音的粉颊一红,狠瞪了唐雅人一眼。

太久没见,她都忘了这看似温和驯善的男人,其实有多么腹黑。

“不说了不说了!没想到开个玩笑也不行,真是小心眼!”

“你就很大器吗?我不过多问了一句,你不也翻脸了?”

“谁翻脸?我只是觉得提他没意思。”

“噢。”唐雅人慢条斯理地整整袖口的皱折,“我记得好像有一种词可以用来形容这种情况,据说是只有被骄宠惯了的人才长养得出来的……”

怎样才能让女人心甘情愿的被喽
怎样才能让女人心甘情愿的被喽

“唐雅人!”邢海音笑骂。

这时会场里响起一片掌声,慈善拍卖结束,主持人在台上宣布今晚共拍出了多少钱,由贝氏慈善基金会的执行长贝君颐签署了同样面额的支票,捐给世界展望会。

晚宴结束后,一群人以“AfterParty”的名义,又转往一家隐私性极佳的夜店,唐雅人与刑海音也被拉去。

唐雅人看着身旁的人——那些与他同一个生活圈子的人,同样的一批人,舆十年前一样在夜店里玩乐,说着万年不变的蜚短流长,不是谁又金屋藏娇或红杏出墙,就是商场上谁又在谁背后倒打一耙。

曾经他也习惯于这种生活,但为什么现在却厌腻了?

“雅人,你好一阵子不出来,在忙什么?”

“看漫画。”

对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雅人,你变幽默了。”他的脸色涨红,口里全是酒气,连舌头都有些不灵光,“我听说你正在准备接掌家族事业,唐氏高层为此动作频频,不过据闻董事会那边挺有意见,尤其是那几个三朝元老,拚命想把他们的儿子推出来……”

“是吗?”

“不过伯父应该不会坐视不管吧?毕竟你是唐氏的嫡系人马的首选,要接自家的江山,还是儿子最好,否则半生戎马,到最后却是为人作嫁,怎么想心里也不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