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美文>正文

一读就湿的小黄说 老师嗯啊不要了好大

2020-09-15 14:48:21 情感美文

后来,方款总算知道,那天他们两个在谈什么了。

下个月初,是「她们」的生日。

这又是她另一项极度埋怨父母的事了,没事干么让她的「制造日期」无巧不巧的和方燕同一天?害她年年生日都成了场灾难日,没一年快乐过。

疼女如命的方振东,总会为方燕庆生,原本一场小小的生日宴,弄到最后,都会搞成贺客云集,热闹非凡。

当然,她说过了,方燕有的,也不会忘了她,只不过——寿星有两个,光芒却永远只属于一个人。

在方燕刻意的表现下,所有人眼中都只看得见娇美如花的小佳人,每年、每年,她都是被放逐到没人记得起的角落;不明两人暗潮汹涌的方振东,还以为是她生性孤僻,不爱热闹。

她不要言仲夏看到这样的场面,然后再让他有借口奚落她,所以他从不知道她的生日是哪天。

可——今年躲不过了。

好不容易有借口接近言仲夏,这么好的机会,方燕哪会放过?

在受邀名单内的言仲夏,最后还是来了,至于——为的是她,还是方燕,那就不得而知了。

一整晚,看够了方燕像花蝴蝶般周旋在来客之间,言笑宴宴,顾盼生姿,如同往年般,抢尽一切光芒。

该死的方燕!又在作秀了!

她软硬兼施,非要两人一同庆生,为的就是这个吗?任谁都看得出来,主角只有一个,那又何苦硬要拉她下水?就为了看她作秀?要不是不忍伯父失望难过,她才不甩她!

一读就湿的小黄说
老师嗯啊不要了好大

到此为止,她自认受够了!

不愿再忍耐下去,她转身退出这个不属于她的舞台,反正她无足轻重,这里的任何一名客人都比她重要,她的消失不会惊动到任何人的。她自嘲地想。

走出户外,迎面而来的夜风,凉凉爽爽,将她胸口堆积了一晚的郁气吹散了不少。

「不上道的小寿星,想落跑啊?」

平空冒出的声音,吓了她好大一跳。

「你、你、你——」他不是正在和方燕谈笑风生,完全忘了她的存在吗?

一整晚,他甚至没主动过来跟她说上半句话。

想起他对方燕至少柔柔淡淡说了句:「生日快乐。」对她,却什么都没给……

她的唇角不禁垮了下来。

「干么愁眉苦脸的,今天你生日耶!走——」言仲夏拉起她的手,不由分说地往前跑。

「喂、喂!要去哪?!]

「你不是要跷头吗?我陪你!」言仲夏回头丢下一句,脚下没停。

他、他要陪她?

抛下如花似玉的俏佳人,他,要陪她?

她楞得回不了神。

十七岁这年的生日,意外的有他相陪,满室扰攘中,唯有他,注意到了她的存在——

说不出的感觉,在心湖浅浅激荡,盈暖心田。

今年的生日,将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