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美文>正文

被大征服的名器 我与父亲的爱情txt

2020-06-29 15:13:10 情感美文

“当然你们初来乍到,时差肯定未调整过来,今天好好睡一觉,明天再休息一天,我安排了司机,带你们往返饭店和健身房,准备好选手惯吃的食物,当然,还有台湾的特色吃食……”

巴珉玥微笑着,甜蜜的笑容说着可爱的话语,将下不了台的选手送出了道馆。今天又平安渡过,真是谢天谢地!

而她回头,看见蔺垂杨像个没事人般踏出了道馆,在道馆屋檐下晒太阳。

夏天的阳光,耀眼炽热,也将蔺垂杨额头、嘴角上小小的红肿青紫映照得明显。

“你——”巴珉玥盯着他脸上的伤,神情危险。“在这等一等。”她进了道馆找东西。

“我饿了,去吃饭,你自己找时间午休。”许是知道她想干么,蔺垂杨说道。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欸,蔺垂杨,药膏……”巴珉玥进道馆里拿药膏,结果追出来,蔺垂杨已经不见了。

“这人——到底怎么长大的?”巴珉玥忍不住皱眉,想着这些曰子以来,蔺垂杨接受那些格斗选手们的挑战,上擂台对练,身上、脸上大大小小的伤不断。

塞着蛋跳坐公交车

可他却不懂得照顾自己,叮嘱他要上药,他左耳进、右耳出,就像桑堤亚感冒的时候,总是抿紧唇不肯吃药——样。

“孩子气。”

无奈地摇头,回道馆去找自己的皮包,将药膏塞进包包里头,也要去一家堂,想着等等看见蔺垂杨,一定要让蔺垂杨檫药。

我与父亲的爱情txt
被大征服的名器

这男人,真是令人不放心!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

第9章(2)

中午用餐时间的一家堂依旧座无虚席,客满状态。

可与以往不同的是店内多了些生面孔——那些生面孔令人侧目,因为他们虏色不是大家所熟悉的亚洲人,而是金发蓝眼的欧美人。

本是客满,没有空位的一家堂,当蔺垂杨踏进店门时,便立刻有两名着黑色西装的男子以最快的速度用完餐,而后结帐将位置让给了蔺垂杨。

蔺垂杨坐下来,便有个身材精实的金发白人小子,捧着自己的餐点自动坐到他面对,迳自说起话来。

蔺垂杨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点了他要吃的东西便专注地等待着。

“唉……”他两眼放空望着天花板,无视眼前热情洋溢的年轻选手,诚恳的说着要请他训练的话语。

蔺垂杨记得这名年轻的拳手,觉得他有潜力,对自己也够狠,他看过他几场比赛,其中有一场他被揍得眼睛都肿了,看不清眼前景象,对于比赛非常不利,但他却让医疗团队割了他发肿的眼皮放血,而后继续比赛。

当然这小子没有击败对手,而是在下一次比赛中改善了自己的技巧,击败了对手。

若是平时,蔺垂杨会认真跟眼前的小伙子聊,可他此刻没有聊下去的心情。“教练,你叹这么大口气是因为我没救了吗?”小伙子脸色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