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生活>正文

紫黑色的巨柱青筋环绕 黄文生子微虐

2020-11-20 15:27:16 情感生活

宋黛儿手捶打着刚刚蹬水蹬得都抽筋了的小腿,眼神看着一边上,正坐在折叠椅上若无其事的拿着鱼竿在海钓的男人。

海风掠起了皇甫云敛的发丝,棕色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他似乎察觉到身后有一道目光似乎要将他的背脊戳穿了,于是他干脆拧过头看着那瘫在甲板上的女人露齿一笑。

宋黛被这微笑感动了。她摇了摇头。她对未婚夫一无所知,尽管他是个陌生人。在生死攸关的手术之前,她和他有多亲密?

“你在干什么?”皇甫云敛问道,因为他看见宋黛儿在一边摇头晃脑的,似乎在想些什么。

宋黛儿被黄福云托起这么问,她甩开毛巾,站起来:“送我回家,快点,我不想呆在这里!”

她不想被这个男人纠缠。

皇甫云利并不急于回答。他只是甩了甩胳膊,把鱼钩扔进了汹涌的水中。然后他哈哈大笑:“戴尔,你刚刚学会游泳吗?”

“你——你还想要什么?”宋黛儿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生怕被皇上傅云撞到,摔到海里去。

“如果你学会了,也许你可以游回南宫家!”但你可能会在途中碰到鲨鱼!”皇甫云耸耸肩,平静地说。

他从新来的姑娘那儿把桑代尔带出去和她相处,这么快就把她打发回来,浪费了他的假期。

“你,该死的你!宋黛儿咬牙切齿,脱鞋猛向皇甫云集的头撞过去!天下也只有这个放肆的女人敢用拖鞋打皇上的脑袋。

紫黑色的巨柱青筋环绕
紫黑色的巨柱青筋环绕

皇甫云敛没发怒,他只是伸出手一边揉了揉后脑勺,一边若无其事的说道:“宋黛儿,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别告诉我把我扔进海里很好玩!”桑黛儿挥了挥手,拒绝了,说她仍然想回到安和她哥哥身边,让他们感到安全。

“回答我没有,我的船只有一个方向!”皇甫云连仍然咧嘴一笑,把脸转向大海。

“你……宋黛被这个男人的温柔霸气呛住了,但现在她也叫天天不应该,叫地不干活的条件,只能被人宰割。

“嗯,鱼上勾了!”皇甫云敛忽然低沉的说了一句后,便飞快的转动线轱辘,将鱼钩快速的拖了起来。

“戴尔,净!黄福延利大叫,因为鱼已经不轻了,正在挣扎着逃跑。

“哦,哦!

宋代尔似乎被这种气氛感染了,自从她跑过去,就抓住了黄富云收网边的一张渔网。

“哈哈,抓住了!”宋黛儿将渔网之中的鱼放入水桶之中,忍不住拍手欢笑着。

“晚饭,就是它了!”皇甫云敛放下鱼竿,伸手捋顺了宋黛儿凌乱的发丝,他的眼眸微眯,他的黛儿,现在是真正的快乐。

很快,夜幕就来了,海面上的星星就像一个个漆黑的窗帘遮住了光点,闪烁着,仿佛是刻意为邮轮航行的是一种浪漫的点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