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正文

老师别停人家难受 污套路激起欲望

2020-09-16 08:37:22 情感故事

李俊很庆幸自己是医生,要不然真会被朱缓均突如其来的昏厥给吓死。

他熬了碗姜汁,加了些袪风寒的草药,然后扶起呈现半昏迷的朱缓均,一小匙一小匙的喂她喝下。

「好苦,我不要喝。」她抗拒着不肯张开嘴巴。

「妳乖乖的喝下去,病才会好。」他耐心的哄着。

「不要,好苦,我不要喝。」朱缓均一副死也不肯合作的模样。

李俊让她躺好,将装草药汁的碗放到一边,既然无法喂她吃药,看来他只有用另一种方法来治疗她了。

「我好冷……好冷……好难受。」她发出痛苦的呻吟。

「妳病得很重。」他替她仔细的把过脉,发现她不只是轻微的感冒而已。

「我会不会死啊?」她还很年轻,还不想死耶!

「没事的,妳不会死。」他安抚她。

「我哥常说我是闯祸精,祸害会遗千年的对不对?」她居然还会说笑。

「是的,妳哥说的没错。」他拿出针灸盒,准备替她针灸。「妳有哥哥?」他试着跟她说话,不让她昏睡过去。

「嗯!你该不会以为我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吧!」她自嘲道。

「妳刚才说妳没有家──」

「不是没有家,是我不想回家。」要是她死了,她一定要变成鬼去掐她哥哥一把,都是他害得她有家归不了。

「妳跷家?」

「我是大剌剌的走出家门的,可不是什么跷家喔!」

老师别停人家难受
污套路激起欲望

「为什么走出家门?」他取出针灸的针和消毒的酒精,试着要分散她的注意力。

「因为──喂!你想做什么?」她发现手臂上冰冰凉凉的。

「妳必须快点退烧。」他担心高烧过度会引发肺炎。

「你想给我打针?」她从小就怕打针。

「不是打针,是给妳针灸。」他很准确的下了第一支针。

她尖叫一声,再度昏了过去。

李俊傻眼了,还一个头两个大,他怎么也没料到才下第一支针,她就晕过去了,还好他临床经验十足,很快就再把她针醒了。

朱缓均睁开眼睛,就见到自己的人中竟然被插了一根细细的银针,让她想尖叫又不敢叫。

「别担心,妳不会有事的。」他的手法十分纯熟,轻巧的拔掉她人中上的银针。

「你……你这个变态!」她从床上弹坐了起来,一脸惶恐的瞪着他。

「欸!我又没对妳怎样,妳怎可以出言不逊?」

看在她是病人的份上,他就不跟她计较了。

「你干嘛拿针乱戳我?」

「我是在救人,妳昏过去了耶!」他没好气的道:「难道妳比较希望我用人工呼吸吗?」

「你敢!」她一副要杀人的表情。

「既然妳不肯让我用针灸替妳治疗,那妳自己乖乖的把这碗药喝了。」

「这是什么东东?!」她瞪着那碗黑不拉几的鬼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