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正文

舔出水 吸奶 超级肉的长篇小说

2020-05-21 13:18:26 情感故事

“你怎么了?”绿书艺双眼睛里满是担忧。

刘星妤困难的咽了咽唾沫,刚刚在睁眼的瞬间,她突然看到白色的灵堂和一种挥之不去的沉重悲痛感。

“没什么,我要回家了。”刘星妤拿起皮包,走到玄关,想了一下,突然转身叮咛,“小绿,今天让他尽量休息,接下来是一场长期抗战,还有,千万别让他离开你身边。”

面对好友快闪的速度,绿书连发问的时间都没有,只能呆瞪着木板,回想着刘星妤刚刚的叮咛。

那不就是她今晚正准备要做的事吗?

同桌塞振动棒给我
修长紧绑的玉腿一片湿润(图文无关)

至于“一场长期抗战”,又是怎么回事?

第8章(1)

准时七点,门铃响起。

绿书手里拿着第二个正准备塞进嘴里的虾球,赶紧冲到门边,从门孔往外望。

是他回来了!

她无法形容自己现在的感觉。在津言表将近一百坪的屋子里,请好友来帮忙做菜,然后替回家的他开门,这些,都是将来他的妻子才会做的。

她带着幸福的心情做这些事,抛开心底那抹隐隐的抽痛,她要这段回忆充满快乐,让预知的分离无法在这一刻侵入。

“你忘了带钥匙吗?”绿书打开门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取笑他。

闻言,津言表以满脸不屑的高傲姿态向下睨着她。

“你的记忆力可真好!”

他下午才把钥匙给她,教他临时去哪里平空再生出一把来?再说,就算他有钥匙,也不会贸然开门。

他屋子里第一次有女人等他回来,虽不习惯,但感觉居然还不赖!

言表皱起眉,暗自比较起这跟回言家老宅时截然不同的感觉,老宅里有管家、佣人,但跟她给他的感觉完全不同。

管家会恭敬地迎接他的归来,而绿书……

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她竟然嘴里嚼着食物,质问他是不是忘了带钥匙,手里还捏着一个虾球迎接他。

津言表感觉额侧正隐隐抽痛,掂了下沉重的公事包,突然十分庆幸自己将公事带回来,跟她相处一晚又不能有非分之想,如果不工作,他完全无法预想自己该怎么熬过去。

“你饿不饿?”绿书把手中的虾球塞进嘴里,伸出手想接过他的公事包。

“很重。”他皱眉婉拒她的好意。

“我这辈子还没拿过这么像……”她打趣的视线向下移,在他的公事包上打转,“公事包的公事包。”

津言表被她的话逗笑了,让她那双沾着沙拉的手接过里头满是商业机密的公事包。

“哇!”才刚接过来,绿书便惊呼出声,双手立刻被沉重的公事包往下拉。